2019年10月14日
登陆   |   注册
×
诗词云平台会员登陆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
诗词云平台会员注册
性别:          
已经有账号,直接登录!
中华军旅诗词网 > 红叶要闻
第三届“红叶杯”军旅诗词奖获奖作品公示
发布时间:2019-09-24

 

解放军红叶诗社主办的第三届“红叶杯”军旅诗词佳作征集评选活动,于2018年10月正式启动,2019年9月17日召开终评会,顺利完成了终评工作。共评选出获奖作品52首,其中传统诗词:一等奖3首、新人奖1首、二等奖10首、优秀奖30首;新诗:一等奖1首、二等奖2首、优秀奖5首。

现将获奖作品公示如下(公示截止时间:2019年10月10日)

 

传统诗词获奖作品

 

一等奖(3首)

 

武立胜

太行军演(新韵)

九宫阵布夜山湾,令动千军拂晓前。

高地主攻八四四,电波频叫洞三三。

空袭弹卷老爷岭,机降鹰飞娘子关。

剿尽残敌天尚早,黎明未下刺刀尖。

 

郭通海

咏王继才夫妇守岛三十年(新韵)

波光浮小岛,碧海耸昆仑。

共枕千重浪,相依两朵云。

烟孤鸥作客,家远月为邻。

风雨三十载,一双守护神。

 

吴岱宝

大凉山木里忠魂祭(歌行体)

悲风一夜起凉山,雾霭沉沉滚风烟。火乘风势风乘火,烈焰腾腾冲云天。青草烧焦树木死,野鸟悲鸣声哀怜。山逢大火无幸免,天降灾难祸人间。号令一声传火警,铁血儿男勇当先。莫道年少九零后,一身是胆战凶顽。汗流浃背不言苦,力尽筋疲不畏难。火燎烟熏情更切,保家卫国志越坚。方解灾难为黎庶,欲缚火魔期凯旋。众志成城正鏖战,谁料恶风打回旋。一道火球卷身后,十里火海漫胸前。三十壮士蹈火去,千呼万唤不回还。天昏地暗无颜色,凄风苦雨罹祸端。可恨天公绝公理,可恨地公绝人寰。可恨火魔张血口,可恨风魔黑心肝。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烟。三十青春随风逝,千家万户锥心田。三十人家寸肠断,万户千家泪如泉。不见青春再炫彩,不见岁月如歌甜。不忍白发送黑发,不忍娇妻湿红颜。都说绿水青山好,那知地上血斑斑。谁说盾牌钢铸就,后边挺立铁血男。三十忠魂昭日月,三十英灵傲雪寒。三十男儿垂青史,三十凤凰再涅槃。有情有义矗天地,一座丰碑代代传。

 

新人奖(1首)

梁庆蔚

参加“魔鬼周”训练有记

皮靴叩地自铿锵,背起军情向岭冈。

捉鬼用它铺坎坷,擒魔看我铸辉煌。

一身汗水饮溪水,七日朝阳换夕阳。

小憩山中松入列,菊花满地战歌香。

 

二等奖(10首)

 

何  红

闻老家挂光荣军属牌

白杨绿护碧栏杆,门上方牌刚挂完。

短信十行传万里,家常一事说千般。

羡兹邻舍相来访,从此农房被挤宽。

老母庭前亲拄杖,仰头拭目几回看。

 

周学锋

潜  哨(新韵)

 

枪刺夕光镀,伏身隐翠微。

一只晚归雀,落上绿头盔。

 

刘爱红

拂霓裳·军嫂

燕双还,剪云穿柳报新年。春妆罢,又肥红袖绿襟宽。望君千万里,日夜界碑前。雪生烟。雨生冰、霜刺更生寒。思长梦短,思故里、梦边关。儿小手,昨儿曾指月如盘。稼禾秋景好,羹米笑慈颜。莫相牵。国和家、同在咱心间。

 

李福荣

红军村行

金秋十月,驱车前往陕西旬阳寻访全国唯一以“红军”命名的村级行政单位----红军镇村。

 

秋景宜人灿若金,慕名寻芳红军村。驱车旬阳下高速,青山流翠枫似云。枫似云锦红欲染,犹如红星映乾坤。松柏掩映红军墓,芳草长诉鱼水亲。抗日烽火九州起,红军挥师汉江滨。柴门访贫分田地,旌旗高扬奏凯音。潘家河水辞劲旅,碾子沟内鏖战频。众不敌寡献碧血,山川含悲发长吟。百姓不忘红军意,百姓不忘烈士恩。纵然腥风血雨冷,村民挥泪筑土坟。掩埋遗体树青碑,“红军老祖”镌碑身。方圆都晓红军墓,络绎不绝恭谒觐。东风送暖千山乐,神州沐辉万木春。“红军老祖”情结长,情结长系庶民心。君不见民众捐款丰碑耸,丰碑高耸主义真。君不见祭台高空鞭炮震,鞭炮震耳蕴感恩。君不见四时八节香烟漫,香烟弥漫思情淳。红军坟前香火盛,人脉地气日月深。红军村里注精魄,精魄造化建奇勋。千秋万代红军村,万代千秋红军魂。

 

 

汪业盛

七律·边境秋望

雪涨寒川哨所藏,中秋极目已茫茫。

鹿獐偷渡痕三处,兵士潜巡迹两行。

故土望时唯冷月,界碑立处是朝阳。

此心耿耿山河在,一点相思未及防。

 

朱思丞

巡  边

荒原生白雪,落日界碑前。

霜重疏林矮,鸟稀边地偏。

云收山现马,风过草凝烟。

枪刺挑寒月,星沉一线天。

 

陈振文

博物馆又见我家独轮车

逐鹿中原腊月天,小车滚滚为支前。

独轮横扫两千里,双手推翻三座山。

时代风云催战鼓,军民鱼水忆当年。

勿忘老父好传统,时刻枕戈难入眠。

 

潘春葆

鹧鸪天·红客网络反击战

 

踏雪无痕战火浓,刀光剑影在虚空。鼠标巧手轻轻点,红客尖兵重重攻。来没影,去无踪。荧屏驰骋逞英雄。千军万马未开战,一剑封喉弹指中!

 

(注:红客:我军网络战部队。)

 

蒋继辉

北疆界碑

脉脉含情立草丛,疆原守望对苍穹。

久钦鸿雁云天势,更羡紫驼沙漠功。

身洁喜迎三季雪,骨坚敢御百年风。

边关千里迷人处,马踏斜阳一点红。

 

卜祥杰

喝火令·舰载机飞行员(中华新韵)

 

怒海涛堆雪,神鹰翼挂银。九霄之外敢穿云。还铸倚天长剑,忠勇守国门。善做刀锋舞,高歌壮士吟。制敌疆场是强音。任那星辉,任那夜沉沉。任那浪尖风口,不悔我青春!

 

优秀奖(30首)

 

马旭升

悼凉山灭火烈士

烈焰丛中鸾凤翔,苍茫万里浸诗香。

青山座座留青冢,白鹤翩翩着白裳。

力斩狂龙呑炽热,挥将沸血换清凉。

英魂一路犹难舍,化作千年防火墙。

 

杨学军

临江仙·赞守岛英雄王继才

 

三十二年承一诺,几曾忘却时空。开山岛上国旗红。夫妻同守哨,架起两张弓。汹浪拍肩风阻步,此生乐在云峰。自知险峻不迷踪。初心趋海上,遗愿寄霞中。

 

碧玉箫

水调歌头·中国海军之歌

 

今夕是何夕,立舰问青天。沧波一望无际,舰艇任盘旋。谁道远航艰险,更有“洋妖海怪”,老调莫重弹。大国强军梦,立意在深蓝。观航母,抚潜艇,克重关。倚天长剑、惊涛骇浪自安闲。日月星晨照海,卫国豪情似火。重任在吾肩,海上长城铸,铁臂挽狂澜!

 

崔杏花

采桑子·“起点-长征”采风瞻共和国第一军嫂像

 

楝花应是知人事,淡紫轻香。有梦深藏,立尽东风苦苦望。痴情一别天涯远,征路茫茫。百转柔肠,只寄红心不寄伤。

 

注:楝花:指苦楝花。军嫂雕像旁边长着一棵开花的苦楝树。

 

马英杰

鹧鸪天·一双布鞋

 

少小离家赴柳营,老娘夙夜纳千层。针行密密繁星缀,线绺绵绵心海凝。灯惫倦,鹊欢鸣。曦光暖意汇柔情。背包装上亲人嘱,我踏春风步远程。

 

邱秀蓉

青玉案·远思

 

蟾光望断思成絮,尽幻作、纷飞羽。征戍轮台知几度?娇妻稚子,捎来密语:归燕庭前舞。相思洒满回乡路,心事纷纷与谁诉?拍下军功章待数,一笺关爱,几行痴句,寄往心牵处。

 

李玉洋

沁园春·纪念狼牙山五壮士

 

翻阅沧桑,抖落浮尘,走进当年。那冲天浩气,山峰撼震,胆肝映日,飞鸟迂旋。树木犹知,白云更记,一跃惊空震世寰。纵千载、任风吹雨打,岳立人间。国殇自古扛肩,是扬起精魂写丽篇。慨吾来此处,难禁胸涌,一花一草,诉说从前。松柏何青,涧溪何净,都是英雄血濯然。看今日,正复兴圆梦,浩荡挥鞭。

 

卢金伟

哨楼所见

群山起伏似连营,晓色空蒙隐见兵。

原是春风来召募,松林列队去从征。

 

肖正平

发射场零日时分

青海云寒四月天,无边戈壁尚萧然。

柳营旧垒横关外,火箭新军立阵前。

将请长缨兵请战,胆生豪气汗生烟。

事心久在东风架,晓看星光必凯旋。

 

胡惠民

水龙吟·神州五号送杨利伟太空英雄放歌

 

金风添爽珠峰秀,戈壁黄花清雅。酒泉虎啸,神舟龙跃,凭虚飞驾。天马行空,长风万里,回眸天下。望地球珠小,长城线细,一泓水,微尘洒。宇宙浑茫深妙。问谁能:太空叱咤,星河击楫,蟾宫倚桂,与仙夜话?赤县英豪,神州儿女,远征造化。待归时探取,大千奥秘,胜连城价。

 

陆文轩

西江月·颂詹娘舍哨所

 

独立千寻峭壁,濒临万丈深渊。揽云掬雾触青天,明月繁星为伴。壮志凝成固垒,青春铸就雄关。履冰踏雪搏严寒,满脸霞光灿烂。

 

注:詹娘舍,藏语“雪山孤岛”。詹娘舍哨所,中印边境前沿第一哨所,海拔4655米,一年有八个月大雪封山。

 

周书章

沁园春·守护南沙

 

海碧天蓝,万顷波光,状似玉盘。看云飞浪卷,明珠闪耀;鸥翾鱼跃,万类争欢。棋布星罗,金盆聚宝,汉土唐疆世代传。U型线,属炎黄祖产,史证如山。群狼虎视垂涎。暗潮涌、无端风暴掀。纵大兵压境,百般搅局;仲裁闹剧,我自岿然。掠雾穿云,西沙亮剑,护土维权意志坚。公心在,有平藩利器,定可安澜。

 

王贺军

江城子·题“送红军”群雕

西风吹雨号声寒。起营盘。过村前。话别匆匆,有泪莫轻弹。此去征途千万里。星火在,定燎原。为求解放斗凶顽。凯歌还,待他年。即便光荣,埋骨有青山。魂化杜鹃归故土。长伴你,抱春天。

 

王晓梅

己亥“八一”抒怀

心萦节日总浓情,无悔曾经是个兵。

忆海沉浮新片段,时光涤荡老军营。

青春照耀荒山翠,热血燃烧砺剑铮。

沐雨栉风多少念,已随绿色化涛声。

 

杨  森

军港之晨

潮起东方曙色开,雄风快意涤纤埃。

号音萦耳龙蛇动,步履踏歌时势催。

击水群鸥舒羽翼,枕波战舰隐惊雷。

天高海阔强军梦,化作朝阳破浪来。

 

王继权

再访战友

驾着春风赶早霞,曾经记忆在山洼。

今来别墅如林立,笑把门牌逐个查。

 

时东风

浪淘沙·军人情怀

束发别家园,北上边关。雪原戎马跨冰川。哨卡云端星作伴,月挂枪前。报国系民安,心暖人间。严冬一扫唤春天。血性男儿挑重任,扛起江山。

 

王健强

邻居退伍兵

不了情缘橄榄衫,家中摆设似营盘。

常听邻院军歌壮,报数声声一二三。

 

刘德林

七夕军嫂吟

苍茫夜色碧波氤,万里银河一线分。

聚散依依星与月,阴晴阵阵雨和云。

风梳岸柳丝牵絮,浪卷征帆影念君。

抚键窗前山水渺,琴音你可远方闻。

 

李永成

临江仙·孕育英雄的红其拉甫边防连

戍守在环球屋脊,比邻碧落群星。风歌雪舞伴征程。雪莲迎日白,绽放满怀情。斗雪斗风书壮烈,巡边四杰牺牲。玉躯昂立柱天庭。钢枪仍紧握,遥望北京城。

 

注:四杰:一位排长、三位战士。在巡逻返回途中,遇暴风雪,站立牺牲。

 

黄亚青

长相思·军嫂吟

望云山,隔云山。魂断天涯九十弯,夫君守塞关。月圆还?雪飞还?月月天天纤指扳,抱儿思念牵。

 

李国昌

探  家

批准回乡探次家,归心似箭见妻娃。

亲儿不认爹模样,两眼圆睁只看妈。

 

李荣贞

临江仙·军嫂情思

烈日炎炎心似火,倚亭面对长风。眼前荷朵为谁浓?脱俗尘世,粉黛也峥嵘。仙子凌波明月夜,风姿袅袅柔情。相思微信细叮咛。夫君塞外,是否在倾听?

 

涂运桥

图们感赋

仗剑双峰虏可吞,东疆旧史怕重温。

鸡鸣三国烽烟息,柳绿千家铁甲屯。

望海阁存忧国泪,防川哨立戍边魂。

界牌土字心间刻,警惕时时告子孙。

 

周少泉

鹧鸪天·微信连远方

远送秋波比翼翔,相思漫洒水天长。手机迷彩连营柳,心海飘歌闹绮窗。追塞月,照荷塘,翔风掣电马铿锵。遥飞热吻融飙雪,快递寒衣拥艳阳。

 

张秀娟

鹧鸪天·听爱人诉军旅生涯

热血青春子弟兵,至今难忘是军营。床头仍挂戎装照,耳畔犹闻号角声。心未老,体还行,男儿铁骨自铮铮。豺狼若敢侵疆土,我挎长枪再启程。

 

程良宝

七律·戎马昆仑边陲回眸

耳闻号角振军魂,勾念当年守国门。

鞍上青春堪品味,心中志向可重温。

云烟轨迹无常势,岁月流光有印痕。

褪掉戎装三十载,梦乡每每立昆仑。

 

宗寿华

咏彭德怀元帅

跃马横刀意自雄,一腔正气耀长虹。

大旗洇血枭尘净,半岛扬威寇焰空。

德泽苍生能请命,情牵万姓敢弯弓。

丰碑无字标青史,霄阁凌烟绘总戎。

 

严楚湘

七十述怀(中华通韵)

 

岁月如诗自在吟,雪泥鸿爪印痕深。

从戎粤海少年梦,砺剑昆仑赤子心。

隐蔽戍楼观世界,科研领域铸军魂。

边关若有狼烟起,老骥仍思赴战尘。

 

曹满城

忆五十年前川藏线

戎马生涯始藏川,青春热血铸边关。

高原稀氧馍干啃,地铺寒风雪毯添。

突遇塌方搏夜战,常行险道伴冰山。

云间绿色车龙舞,铁韵情怀世代传。

 

新诗获奖作品

 

一等奖(1首)

 

黄春一

河开的声音

 

请你,我的战友,给我写一封信,

告诉我,你那里春天的音讯。

不用写鸟儿鸣唱,也别写花儿缤纷,

只需要静静地听着,你身边的那条河,

告诉我,——河开的声音。

 

为我记下长河醒来的第一个清晨,

那冰面近于无声的第一次颤震。

请屏息感受,那弥漫于空气中欲动的气氛,

是否如静默中蓄积的乌云?

静静等啊,那即将奏起的天地间壮美交响,

如长风飘乎,时远时近,

如骤雨狂泻,纷纷纭纭。

 

请静静听啊,那声音究竟有多么雄浑,

从河底,不,那些从大地更深处,

涌动而起的万钧之力,

是不是真得,如雷霆一样轰隆隆翻滚?

那是潜行于冰面之下的火么?

或者说,那是一往无前的电掣之轮。

你是否想起,那恰如我们枕戈待旦的士兵,

在冷峻的面容下,跳动着一颗颗炽热红心。

 

请告诉我,那声音究竟是怎样的低沉,

是否真得,如猛虎啸谷,狮吼山林?

那是否,让你想起了铁甲锃亮的兵阵,

或者,草原上狂飙的马群。

或者,一个如山峰一样的,

迎着太阳立起的巨人。

请让我确信,那就是血脉中流淌千年的武魂,

正随着一支军队眺望的目光,

向远方沿伸。

 

告诉我啊,那声音是怎样地撼山震谷,激荡风云。

请让我确信:

那是将士们不可战胜的钢铁意志,

那是我们啊,上下同欲的如磐决心,

那是时代赋予我们的,除了胜利别无选择的命运,

那是民族复兴的必由之路啊

——强军,强军!

 

请你,我的战友,给我写一封信。

告诉我,你已经收到了春天的音讯,

你已经听到了——河开的声音。

 

二等奖(2首)

 

朱思丞

哨所暮色

 

持续两天的风雪

抹平了高原的褶皱

在今天云开见晴的傍晚

营房更加低矮地压于天际

通向哨所的路上,谁踩实了

惨白的阳光和冷漠的冬季?

夕阳西下,天空苍茫如歌

一段喑哑的胡笳声从遥远的历史传来

一只苍鹰拍打着斜阳的风声

在大漠,我沿着古丝绸之路

洒下的驼铃声,穿过孤寂的山门

一节列车轰鸣而过

纷飞的雪沫,飘落边卡的枯树

那里,定位着千年如一的坚守

 

曾经兵戈扰攘的年代

驿站的快马加鞭带来皇城的圣谕

沉寂在史书中。现在

大雪掩盖了大漠苍迈的神情

在夕阳下哨所如古瓷般凝重

这样的大雪并不常见

更多时候,风吹过戈壁

沙石飞舞,狼嚎呜咽于无边的夜色

 

哨所的战士已被散落的雪沫

雕刻成一尊浮雕,沿着夕阳的余辉

他瞳孔放大的界碑

成为雪原灼热的目光

成为一种力量,让周围的群山

拳头紧握

 

苏舜霖

我的连长

——谨以此诗纪念对越自卫反击战40周年、深切缅怀英勇牺牲的连长

 

我的连长

是在一片炮火中

被抛上天空

随后

他的军衣

挂在一棵高大的树上

如硝烟中不倒的军旗

 

那时

我正紧握机枪

扫射敌人

 

战事稍停

阵地

归于一种肃穆的宁静

我来到连长躺倒的地方

连长的眼睛

依然睁着

望着祖国的方向

 

当我穿过鲜花与掌声的长廊

我的连长

被父母接回

长眠在他的家乡

今天

当我坐在和平安宁的灯光下写诗

我就常常想念连长

 

优秀奖(5首)

 

彭启军

我心中的雕像

 

我心中的雕像

不是坚硬的石头

也不是盘龙似的树根

更不是细小的果核

和更细微的米粒头发丝

 

再坚硬的石头

也总有一天会碎裂

再精美的树根

也总会有腐朽的时候

更不用说那些果核米粒头发丝

 

我心中的雕像

是具有钢铁般意志的军姿

那一道道雕塑一样的身影

如同青松一样挺拔

是绿色军营里最美的风景

 

我心中的雕像

你是大海中的灯塔

不管大浪滔天

不惧雨骤风狂

永远坚定一个方向

 

我心中的雕像

你是雪域高原的哨卡

烈日底下英姿飒爽

暴风雪里傲然挺拔

终年守护着万里边防

 

我心中的雕像

其实也是肉体凡胎

当你穿上绿色的军装

信念在大地上升腾

梦想在蓝天上飞翔

 

我心中的雕像

你在军队的大熔炉里

锻造成百炼精钢

战旗上写满赤胆忠诚

军功章里透着威武阳刚

 

杜伟生

我,是一粒火药

 

我,是一粒火药

从诞生的那一刻起

便以为绚丽的烟火将是我唯一的归宿

迈着幸福的步伐,无畏地前行

挤挤嚷嚷地走到了巨大的爆竹之下

满心期待那热烈浪漫的自我绽放

一切的美好仿佛是天经地义

 

然而,一阵强风将我吹了开

依稀瞥见一粒粒和我一般的大小的颗粒

被飞速地卷入了一个绿色炼丹炉

我们被打磨、被提炼、被合成

成了外表粗糙、内核坚硬的“使命”火药

一度在烈日下炙烤,一度在沧海中沉浮

 

传言在那遥远的东方大地上

埋藏着世界上最锋利的子弹头

我要去寻她

那是唯一的归宿

 

时刻准备着,准备着

等待一声令下

等待惊天霹雳

等待命中目标

 

时刻守护着,守护着

哪怕无人知晓

哪怕遍体鳞伤

哪怕烟消云散

 

严志明

军人的骨头

 

骨头军人的骨头

是铁质与热血熔融合金的

是苦汗与咸泪凝聚激流的

是在体内筑起血肉长城的梁柱

骨头军人的骨头

埋进遥远的荒原里

虬曲长出的傲立在边疆的树

漠风摇曳青铜色的树干

悲雨与云烟在树叶上面

写满苦难沧桑传记

一根骨头

是一盏明亮的灯

光芒洞彻黑夜疆域

一根骨头

是一个孤寂的哨所

慧眼呼啸穿透血锈的长空

一根骨头

是一座山峰的峭石

鹰心翅膀风卷云烟的血光

一根骨头

是铁与血熔入冶炼制造的

射出拳头攥出汗的子弹

军人的硬骨头

在闪烁光亮铮铮金属响声

构筑中国强军

与旗帜与胆血与灵魂一起

守卫共和国开放静远安祥的土地

 

刘世恩

我的珍贵相册

 

这是我的珍贵相册,

照片不多却在心中深深铭刻。

 

第一张是爷爷翻越夹金山,

衣衫褴褛,顶风冒雪。

一枝钢枪在肩上横扛,

一颗红星在头顶闪烁。

但这不是照片而是画像,

爷爷挺身向北永远定格。

 

父亲一生出入于枪林弹雨,

留下一张照片实在难得。

这是渡江作战前夕,

灯下和母亲依依话别。

他把平型关战役中负伤的子弹郑重交给母亲,

嘱咐她孩子出生后就叫卫国。

说完扭头冲进风雨,

从此再没有回来过。

 

我的照片就多了,

最难忘的是在茫茫大漠。

这张摄于1980年5月,

我国首枚洲际导弹即将发射。

发射塔前站着已是发射营长的我,

心海如大海激荡着滚滚浪波。

 

我儿子是个优秀工程师,

在航母上的时间比在家里还多。

都夸他是攻坚克难的能手,

奖状和军功章一个又一个。

这是他随“辽宁号”破浪远航,

站在甲板上引吭高歌。

 

小孙子已长成十八岁小伙,

从小就喜欢玩枪玩炮玩坦克。

拿到军校录取通知书后全家合影,

他特意把这本相册深情捧着。

他说咱家的铁血基因不能中断,

中华民族崛起——靠你,靠我!

 

庄依众

父母在烈士陵园,我在军人公墓

 

在前往烈士陵园的路上,

我对儿子说出这样的感念:

你的爷爷是新四军老战士,

他和你奶奶的骨灰盒才有资格安放在这个庄严地点。

 

他是开国的革命干部,

是红一代的工作人员,

属于受人敬重的功臣阶层,

所以,他和他配偶的骨灰盒获得国家永远的保管。

 

我告诉我的儿子:

而我和你都属于平民阶层,

我们今后的骨灰盒只能自找下葬之处,

唯有后辈和亲戚偶尔来悼念。

 

然而,2018年的冬天,

一个令人感慨万千的正确决策出台:

共和国不仅仅为烈士和老干部祭奠,

还以国家的名义将数千万退役军人纪念。

 

从此,在祖国大地上,

将先后出现两类神圣不可亵渎的陵园:

人民英雄的烈士陵园;

退役军人的公墓陵园。

 

啊,传承红色基因的中国的今人和后人,

终于也将已故军人世代怀念。

军人曾用血汗和生命保卫了人民的江山,

人民有理由感恩军人的无私奉献。

 

自豪的是,我也是一名忠诚的退役军人;

幸运的是,我身后的名字将进入军人公墓的名单。

于是,我将永远不改父母给我起的名字,

这个名字曾出现在解放军的名册中间。

 

亲爱的父母,

我们各自有了应有的归宿:

你们享受了逝世后国家给予的哀荣,

我也将在国家保护的军人公墓中含笑九泉。

 

父母在烈士陵园,我在军人公墓,

每当清明节到来的时候,

我们总是彼此呼唤,

彼此思念……

 

父母在烈士陵园,我在军人公墓,

每当八一建军节和烈士纪念日到来的时候,

我们总是睁开双眼,

笑看更加美好的人间……

 

解放军红叶诗社

2019年9月20日